張家瑀創作理念

張家瑀_文章

城鄉特有樣貌    文/ 張家瑀

現代人一離開住屋,幾乎就是在街道上以不同的方式移動身軀,在行動中除了街道的景緻,再有即是街道兩旁的房舍、門、窗等的造型和色彩最能吸引過往人群的目光。而屋舍的外觀造型、結構、材質的組成,形構出該城鄉特有之樣貌。       如塚本由晴所說:窗可說是為了因應氣候風土,加上在操作性、施工性的制約當中反覆實驗修正,才收斂成各自特有的形式 [1]

窗的造形與規劃設計的差異性,也使得各都會、城市和鄉村有其各自的氛圍和風格語彙,展露於外人面前。黑格爾把建築「藝術」和「美」混為一談,又把建築的象徵意義作為建築藝術的唯一契機,因而表現出唯心主義的主觀偏見。黑格爾卻獨樹一幟,不同凡響地從另一途徑,即觀念、意識、精神方面,揭示了建築藝術的起源 [2]。建築卻實因不同的地域環境,需求者的認同和可取得的建材,以及所能達到的建造技術等現實條件,才能於對觀念、意識和精神等諸多面向之實踐。            

本創作系列筆者將主題聚焦於窗的形貌、氛圍為呈現標的,是反應筆者內心中對於美景的嚮往與期待,映現出當旅行過後所駐留於心靈中的感知與圖像記憶,正由於留駐下的那份感動,藉由作品之完成而能將那份懸念與詩的情懷停放下來。而隨著不同的地理環境、材料取得、喜愛的風格形成街道兩側排列在牆面上的窗擁有固定的型態,街道空間也由一扇又一扇窗統整起來。象徵著在每個地方的生活個體的窗,各自保有一定的距離,集結成群,成為街道空間的公共象徵 [3]

此系列作品圖像之取得,是結集自2005年以來筆者行經之處所拍攝的圖像為藍本,而後再經圖像之調整與置入各式不同的影像處理效果,亦即使用Photoshop軟體處理系統中的影像和欄位,選取預前認為適當之效果進行測試與比較,其中包含色調、對比和影像尺寸的調整;以及濾鏡欄位中的扭曲、風格化、紋理、素描、筆觸、像素、模糊、銳利化和藝術風等效果之製造,有作品全圖調整,亦有局部擇取適當效果調整之,總的來說,是使得作品原先拍製的圖檔效果,於製版印製完成後有預定設計的效果,卻仍能維持拍攝原圖之意境。即如吳良鏞所說:美感中理性認識和情感體驗的統一,是在想像中實現的。想像是ㄧ種特殊的心理功能,人在反映事物時,不僅能感知直接作用於主體的事物,而且還能在頭腦中將知覺所提供的表象進行加工改造,創造出心的形象 [4]



[1] 塚本由晴 能作文德 金野千惠  黃碧君  (2011)   窗˙光與風與人的對話   台北:城邦文化, 348  

[2] 正章(1993)。《建築美學》。台北市:五南圖書,頁24

[3]塚本由晴 能作文德 金野千惠  黃碧君  (2011)   窗˙光與風與人的對話   台北:城邦文化,頁348  

[4] 吳良鏞(1993)。《城市環境美學》。台北:地景企業,頁76

金寶隆國際有限公司 北市內湖路1段512號 TEL: 02-2658-2098 FAX: 02-2658-2097│後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