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變奏曲 Ⅱ陳錦芳

布萊克使用梵谷畫室

布萊克使用梵谷畫室

大師變奏曲 Ⅱ陳錦芳 <後梵谷>系列

 

/金寶隆藝廊

 

藝術大師陳錦芳自小即喜愛塗鴉,台南鄉下的布袋戲、歌仔戲、廟宇壁飾都是他的靈感來源。但真正開啟他與藝術的不解之緣,是直到14歲時,一位留日回來的黃醫生,借他一批西洋現代美術史書籍,他徹夜不眠的翻閱,並深受梵谷感動而立志到巴黎當畫家。梵谷作品中屢屢令人震撼的精神力,更是陳日後追求藝術的動力來源。

 

1950年代,陳有幸在台南南美會》創辦人之一張常華先生的畫室習畫,接受嚴謹的素描訓練。同時他也熱愛文學,不僅讀遍學校圖書館的中外文學書籍,還以優異成績從台南一中保送高中。大學時保送台大外文系,並參加台大美術社,第二學期開始被選為社長擔任到畢業,組織了自由畫會,又在中山堂開畫展。大學後服完兵役,從近600名競爭者中考取巴黎公費留學的機會,先後在法國獲得文學碩士及美術史博士學位,成了罕有的博士畫家。12年留學期間,思索研究多年終於探索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藝評家羅倫斯傑普遜曾描述陳錦芳不僅具備哲學家的深度,同時靈巧地精於視覺上的雙關俏皮,意象經由他的並列,產生令人折服的巧思機智及詼諧幽默,其作品一旦完成,不管你喜歡與否,他就留給我們一種整合過的新形象,每幅作品皆對生命表現出一種新的詮釋。

 

畫百幅連作後梵谷系列,是多年蘊積的靈思、意念、欣賞及研究,透過線條與色彩所形成,每幅畫就如瓜熟落蒂般地產生。此系列曾在紐約、荷蘭及台灣各文化中心、美術館等地巡迴展出長達兩年多時間。梵谷的形象與藝術,透過意象重組,復活於他的作品,成了全新的創作主題。

 

一生孤獨的梵谷在阿爾魯想組織一個藝術家俱樂部,就是他提到的(南國畫室)小公社,想邀請一些畫友來共同生活。但因他窮,只邀來高更卻又以悲劇收場。陳錦芳覺得非常可惜,這是美好又可行的構想,於是他以梵古臥房為場景,展開近20幅連作,稱之為《拜訪梵古》來替他圓夢。

 

他從美術史裡邀請到一群西洋現代藝術大師,參與了梵谷的藝術家俱樂部「南國畫室」之白日夢遊。夏卡爾、羅斯科、高更、塞尚、蒙德里安、安迪沃荷、布萊克、莫迪里亞尼、波納爾、魯奧、畢卡索和米羅等皆受邀出現於其中。

 

後梵谷系列》作品堪稱是一組奇妙、有趣與幸福的結合,將新意象派》不斷變貌、擴大與豐富,創造出一幅又一幅令人歎為觀止的視覺形象。

 

 轟炸

轟炸BOMBARDMENT 48”X36”

這幅畫作靈感來自波斯灣戰爭,在該次戰爭中以美國為首的盟軍轟炸了伊拉克。當陳錦芳埋頭從事後梵谷系列100幅創作時,他有感畫出這幅畫。當具有破壞性的炸彈陣雨般在窗外不停爆炸時,一位看起來如鬼魂的人物在激烈的痛苦中彎著腰,兩手掩蓋眼睛在哭泣。梵谷在阿爾魯的寢室成為這場面的背景。那位老人(梵谷1890年作品-永恆的門檻)坐在椅子上,前面桌上是布萊克(空虛1939)畫作之設計。一雙穿破的鞋子,也許是被炸死的家庭成員的,放置在鄰近的一張桌子上。窗邊的牆壁掛著一幅畢卡索風格速寫,表示一位母親為了夭折在哭泣。窗外,炸彈繼續不斷下著。戰爭之火熾熱地燃燒。桌上十字架和骷髏頭敘述著無言的故事。

 

馬諦斯再次造訪梵谷

馬諦斯再次造訪梵谷MATISSE VISITS VAN GOGH AGAIN 48”X66”

 

在這幅畫裡,陳錦芳結合了九件作品來描寫拜訪梵古的特寫鏡頭。除了那幅米羅小品「文字」及梵谷那幅有名的「吊橋」和作為本畫舞台的「寢室」外,馬諦斯佔有這畫室時,獻上了「音樂」與本作品主要的人物「自畫像」外,尚有牆壁上的三件小品:一張單刷版畫,兩張墨水素描。

 

窗子兩側那綠色模樣當然是馬諦斯的東西,他將西方三次元立體藝術簡化為二次元平面的裝飾性表現。馬諦斯酷愛多彩,並利用強烈對比的色調大膽架構作品。梵谷是野獸派前驅。他那具表現性的強烈性色彩激發馬諦斯去做平面性的色彩實驗而常推到接近一種東方主義的地步。那原色平塗被推到一種豐富悅目而和諧的多彩光譜,就像這幅畫所表現的。的確,陳錦芳對馬諦斯的訪問深感幸福,它提供了藉口,讓他從所心儀的藝術家馬諦斯、梵谷、米羅等作品裡,擷取意象的「引句」,有機地「挪用」來編織成一幅新作品。

金寶隆國際有限公司 北市內湖路1段512號 TEL: 02-2658-2098 FAX: 02-2658-2097│後台